黑白與彩色的記憶鐵軌──
         從六十五學年到公元二○○一的畢業紀念冊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謝婉如

    我們都是憂生的, 
  識字以前,便開始勞勞的行役……
  唱驪歌一曲,樽前握別 
  祝願今生能夠
  再來一回同年同月同日醉

         ──鍾曉陽〈我們〉

  怎麼去想像二十五年前的中興面貌?怎麼與二十五年前的學長姐相視而笑?怎麼尋找共有的中興湖印象?怎麼記起你的大學同學?怎麼在五年後、十五年後、二十五年後……無論身在台北、高雄、花東,甚至離開了台灣,依然能在記憶中,坐上火車,重溫中興舊夢?只有那本或許已蒙上灰塵已泛黃已被遺忘的畢業紀念冊吧!

 

 

 

 

翻開每一本具歷史痕跡的畢業紀念冊,心中一直被拉扯著一股特殊的牽動。以我的角色和時空背景,不難掀到整個中興大學的環境變更,亦可以翻見

師生人數的遞增,也能追蹤六十、七十年代的服裝及髮型流行趨勢,甚至我還意外發現已為師長或院長級人物的青澀照片呢!

一翻開六十五學年度的畢業紀念冊,最吸引我的便是共同頁裡那張中興湖畔黃昏的照片。我卻找不著這般美景,若是攝影的關係,那麼在最近幾年的畢業紀念冊,共同頁大量減少的情形下,實在難尋中興湖那樣被夕陽染黃了,靜謐微笑著的嬌態!連著翻了幾本那幾年的畢業紀念冊,可以看見行政大樓的夜景、舊文學院的夜景、圖書館的夜景……只覺那時候的校舍很矮、很古老,卻是一片片的奼紫嫣紅、一處處的綠意盎然,視線很難受阻。現在的綜合大樓是當時美麗的南園,那時的中興沒有現在新建的化學大樓,亦無生科館,更沒有新的電機大樓……而從那時屹立至今的圖書館卻於前年九二一地震中受重創,亦將走入歷史。

校訓「誠樸精勤」不僅少見於近幾年的畢業紀念冊中,我想對現在的中興大學學生也非熟悉的字眼吧!在我的印象中,這四個字是大一新生訓練時,黃東熊黃校長致詞時所提,在我接下來近四年的大學生涯,便只是題在大門口上四個字罷了,中興人若無特別注意,可能只有天天與它們擦身而過的緣份吧!但在十幾年前的畢業紀念冊中,這四個字可是在一翻開便醒目可見,不只是校訓,校史亦然。近幾年光彩奪目的畢業紀念冊校史並無被刪減,但和之前比較起來,可能只能稱為簡史。校史、校訓在時間洪流衝擊中,是風中殘燭這般命運,但若比起各系系史及校歌,則是幸運多了,各系系史往年會置於各系之前,都是些簡單介紹各系創系經過及師生情況的文字,但今天卻是香消玉殞。至於校歌,坦白說,我大學四年還是第一次看到,而且還是在六、七十學年度畢業紀念冊中看見它的歌詞、它的歌譜,更遑論吟唱了!

       十幾年前,這些畢業紀念冊的共同頁部分也和這幾年一樣有國家元首玉照、校長玉照、行政人員照片、校景照片……等等,但在那時卻也放了許多各個社團精采的活動照片,今日的社團不僅數量、類型,都蓬勃發展,就是參加人數也較以前更多,但於畢業紀念冊中卻是連跑龍套的露臉機會都沒有呢!而七十五學年度以前各系學生學士照之前都是先放該系師長照片,之後便有趨少的情形,只餘系主任及班導師照片,且就是如此也未必見於各系,這樣的情形,斷斷續續,歷經七十八學年度開始,北法商獨立出校本部別為一本;八十年度起,共同頁部分由黑白版改為彩色版;畢業紀念冊封面也在八十二學年之後,更換一直是黑色或棕色的封面,每一學年度由畢聯會編輯及各班班編負責的廠商合作,不斷推陳出新,賦予每一學年封面不同的特色和標題,將單一色系封面的時代化成回憶,合作廠商幫各系拍攝的全體學士照,也於這一年首開置於各系首頁之風氣,此風熱滾滾地延燒至今。各系師長的照片卻是茍延殘喘至一九九四年,亦即八十三學年度,正式被勒令退出。

以上從有,卻隨著時間巨輪轉動而被由畢業紀念冊中刪除的各種情形,自然與師生人數快速遞增有關,相較台北法商學院獨成一本前後的畢業紀念冊,台中校本部畢業紀念冊,厚度並無太明顯地變薄,之後,共同頁部分照片及各系師長照片的漸趨消失,卻是使厚度反增而無減,此外,社會變遷、時代風氣,等等因素亦包含其中。一九九八年(八十七學年度)開始,全面更為彩色內貢,畢業紀念冊正式揮別黑白時代,跨入彩色視界。彩色時期的畢業紀念冊,個人照及小團照明顯突出,是各班班編的製作重點,學生個人特色表現鮮明和前期以表現學校整體為主的風格,可說是做了賓主調換的大改變。時代的進步,身著五彩華衣的畢業紀念冊,亦隨之而多采多姿,即將完成的二○○一年(九十年度)畢業紀念冊,封面是時下流行的插畫風格,亦因科技日新月異,電腦應用日趨普及,今年的畢業生可以拿到畢輔室贈送的畢業禮物||畢業光碟,內容大概是中興身影的剪輯,此為中興大學首例,相信亦將為往後的畢業紀念冊注入相互激盪的新元素!

        翻閱著歷年畢業紀念冊,我也分不出孰者該為主體?孰者該為客體?但可以肯定的是沒有一者是可以完全捐棄另一者獨存的,翻著過往的黑白,或許會取笑當時的服裝、髮型,或者認為那時的編排簡直是「俗擱有力」、「遜斃了」,但誰知一、二十年後的學弟妺又

會用什麼樣的新詞彙譏笑現在已是彩色的我們呢?我很高興每年到了十一、二月間,各系各所準畢業生身穿學士、碩士或博士服,在行政大樓前和校長及各系學生邀請的老師合影的傳統,雖然我不知它在時間不止息的淘選下,在愈來愈講究自由風氣的教育政策下,能有多久的壽命,但只要曾經存在過,就是湮滅不掉的真實生命。

        看著字跡斑斑的校史,似乎泣訴著中興大學的滄桑歷史,不管你是哪一屆的畢業生,我們都是中興人,不管校園面貌如何變遷,我們心中都有屬於自己那個世代溫柔的中興回憶,這條鐵軌還會再延伸,而我們的記憶也會魂縈夢牽,蹁躚心中……。

  你已冷落那本或許已泛黃,已蒙上一層灰的畢業紀念冊多了?不啻它是黑白或彩色,記得去翻一翻吧!再重溫重溫舊夢,即使不能在同年,也與同窗來一回同月同日醉吧!

  

(作者為第33屆系友,原文刊登於91年9月出版《系友通訊》復刊號,頁28~29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chuchin 的頭像
nchuchin

nchuchin的部落格

nchu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